“××創業大廈”、“××發展中心”、“××商務大廈”……儘管中央三令五申不准違規建樓堂館所,一些地方卻是“明修棧道、暗度陳倉”,巧立名目修建各類樓堂館所,甚至建豪華辦公樓,在基層幹部群眾中造成不良影響。
  樓堂館所變身“創業大廈”、“研發中心”
  在西部某市,為瞭解決舊城區擴張面臨的土地瓶頸,幾年前啟動大規模新區建設,不少房地產開發商聞風而動,新區樓盤如雨後春筍般拔起。一段開發熱潮之後,開發商發現,之前政府許諾的市政府辦公大樓卻遲遲沒有搬遷過來。
  然而很快,開發商的擔憂就煙消雲散。群眾發現,在新區一棟名為“××創業大廈”的大樓拔地而起。據當地一名幹部透露,“創業大廈”完工後就是政府的辦公樓,而舊的政府辦公樓將置換給企業重新開發。
  同樣是西部某城市,投資2億多元的“商務大廈”建成後,市政府低調搬入,且搬入後沒有掛牌。半月談記者瞭解到,這棟“商務大廈”由該市的一家國有控股公司建設,市政府是以租代建。
  在中部某縣,位於縣城新區的4.5萬平方米的縣委、縣政府綜合辦公大樓已經使用數年,但對外名義是租賃當地一家企業的研發中心大樓。該縣一名幹部告訴記者,之所以租用,是因為一方面縣委、縣政府舊的辦公樓已成危樓,另一方面按照市裡建設城鄉一體化推進區的要求,客觀上需要在新區辦公。考慮到當地這家企業正好在新區建設了研發中心大樓,尚未投入使用,於是政府就與其簽訂了租賃協議。
  記者在這份租賃合同上看到,縣政府與這家企業簽訂了為期5年的租賃合同,大樓使用面積為4.5萬平方米,每年租金為696萬元,加上每年的水電物業等,粗略估算,一年支出逾千萬元。這對一個年財政收入4億元左右的“吃飯財政縣”而言,算是一筆不小的負擔。
  “現在不少地方都有新建樓堂館所的衝動,一方面隨著政府機構的擴張,一些地方政府的辦公場所確實面臨捉襟見肘的局面,另一方面,以政府搬遷拉動新區發展是更為重要的考量因素。”北京大學社會學系教授夏學鑾說。
  一位縣級市的副市長坦承:“在我國,地方政府有著巨大的資源配置能力,一些房地產商決定是否在新區投資時,一個重要的考量因素就是政府機構是否搬遷過去。現在不少地方政府都是土地財政,因此一些地方變相建樓堂館所不能簡單理解為追求面子工程,背後有著深層次的利益驅動。”
  樓堂館所穿“馬甲”,變相建設花樣繁多
  半月談記者調研發現,除了通過“創業大廈”、“研發中心”等方式違規新建樓堂館所外,一些地方政府變相建設穿“馬甲”,可謂花樣繁多。
  一是辦公大樓穿上“××綜合樓”、“××政務中心”、“××發展大廈”的“馬甲”。記者調研發現,這種以綜合服務大樓、審批中心、調度中心等業務用房名義建設辦公大樓的,實際上是打政策的擦邊球,企圖以偷換概念的方式,神不知鬼不覺地建設辦公大樓。
  財政部財政科學研究所所長賈康說,他在基層調查發現,為了興建豪華辦公樓,一些地方想方設法繞開上級政府審批,通常以科研樓、培訓中心、老幹部活動中心等名義新建大樓,實際上都成為當地黨委、政府的辦公樓。
  二是假借紀念館、博物館等形式修建豪華辦公樓。陝西省某鄉鎮曾是徐海東率領的紅二十五軍與劉志丹等率領的西北紅軍主力會師的地方。為了紀念會師,2010年縣裡啟動“會師廣場”項目,然而2012年8月工程建成後,原本沒有列入建設項目的鎮辦公樓卻赫然出現。
  幾年前,某沿海城市建設了面積達數萬平方米的博物館、圖書館、文化藝術中心辦公樓群。近期記者採訪發現,該市黨委、政府相關機構卻設在裡面。“這就是我們新的市委、市政府大樓,老百姓都知道。”一位出租車司機說。
  三是暗中超標準建設。中部某省的一個省級綜合改革發展建設試點鎮,在2008年經批覆同意建設新的辦公大樓。記者瞭解到,這個新辦公大樓的確得到了上級發改委的批覆,理由是原辦公用房已成危房,但批覆到手,當地在建設中投資規模、建設面積卻大幅超標,引來群眾一片質疑聲。
  記者在現場看到,辦公樓九層高,七層以下是辦公場所,八到九層是寢辦合一的幹部休息室,整幢樓設有三部電梯。鎮政府相關負責人承認,整體而言,建築面積確實存在超標現象,而三樓以上的辦公室面積也不同程度超出了國家標準。
  根治樓堂館所濫建現象須強化監督
  今年7月,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了《關於黨政機關停止新建樓堂館所和清理辦公用房的通知》,引起社會強烈反響。國家行政學院教授竹立家介紹,從1998年至今的15年間,中央出台了多個文件,已經封堵了豪華辦公樓的資金來源、審批通道,固定了建設標準。“在這種情況下,不少超標豪華辦公樓仍能‘過關斬將’,值得反思。”
  這些變相建設的豪華辦公樓,雖然採取了種種看似隱蔽的手段,實際上在當地群眾、幹部心中都是公開的“秘密”。它們之所以能一路綠燈,關鍵是事前審批和事後監督缺位,或者沒有得到嚴格執行,一些上級部門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畢竟這是一個地方政府的“大事”。
  廣西社科院研究員羅國安分析,畸形政績觀是導致樓堂館所奢侈化的根源,應發揮人大對興建政府辦公樓的監督作用。政府機關建辦公樓,用的是公共財政資金,建多大、花多少錢都應該向人大彙報,接受群眾監督。
  “完善財政預算制度,對於杜絕豪華辦公樓現象十分關鍵。現在一些縣市的財政支出分預算內和預算外,一旦預算外的支出成為監管盲區,就為豪華辦公樓的建設提供了資金支持。”羅國安說。
  夏學鑾表示,嚴控樓堂館所建設,一定要細化建設標準,並嚴格執行。相關部門要切實發揮監督作用,把監督關口前移,主動介入地方樓堂館所的立項、審批、建設和使用,從根本上杜絕豪華辦公樓亂攤亂建現象。(記者 王勉 王軍偉 梁鵬)
創作者介紹

劉華

if32ifuyw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